伟大的秀 分集必赢亚洲wwwdd366net介绍 更新至7集

2019-10-28 11:48
[剧 名]: 伟大的show/위대한 쇼/The Great Show
[播 送]: 韩国tvN
[类 型]: tvN月火剧
[首 播]: 2019年08月26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9点30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 60天,指定幸存者
[导 演]: 申勇辉(捉迷藏、Cross、隧道、美男子、信义)
[编 剧]: 薛俊锡(广告天才李泰白)
[演 员]: 宋承宪 李善彬 林周焕 朴荷娜 卢正义 金贤 孙炳昊 金东英 郑俊元 俞成柱 李原种 刘章英 表惠林 宋约瑟夫 沈勋基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前国会议员魏大韩为了重新加入国会而接手问题重重的四兄妹而展开的故事。

  第1集

  韩国总统大选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作为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的两人,魏大韩和姜京勋的斗争也愈发激烈。如果没有意外,总统将会在这两个人中间产生。魏大韩为了能够竞选成功,每天都很忙碌,忙着演讲宣传拉票。魏大韩的辅佐官高峰周告诉魏大韩最近的舆论调查他还是落后百分之一,魏大韩为了鼓舞自己支持者的士气,撒慌告诉他们自己领先了姜京勋百分之一,果然他的支持者们士气大增。高峰周不理解魏大韩为何这么做,魏大韩告诉高峰周说士气决定一切,有了士气才能赢。高峰周不认可,他说他只相信数据,只有数据不会骗人。魏大韩紧张的问高峰周他算的数据结论是什么,高峰周故意卖关子,看到魏大韩的脸逐渐严肃,才笑着逗他说根据数据他会赢得最后的大选。魏大韩激动地抱着高峰周的头摇晃。魏大韩正在高兴,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电话那头的女人听到他叫自己代表,瞬间明白魏大韩身边有其他人,不方便说话,她提醒魏大韩不要忘了赢得大选后要和自己结婚的约定。魏大韩表示一定会遵守约定,因为他向来最看重约定了。两人正在聊着,李记者的电话打了进来,魏大韩匆忙挂了美女的电话,电话那边李记者的消息让魏大韩的笑容消失,表情逐渐凝固。高峰周疑惑发生了什么,魏大韩只是轻声回答,“他去世了。”原来魏大韩的父亲过世了,在过世之前,他一直都独自居住在考试院里,因为父亲去世的事情,魏大韩被记者团团围住,甚至有记者向他责难认为他不管父亲,有违人伦。魏大韩之所以和父亲如此生疏,多年来不曾详见,都要追溯到他小时候。魏大韩的父亲婚内出轨,被魏大韩母亲抓到,魏大韩母亲为了让父亲回心转意,带着魏大韩去捉奸,以为魏大韩的父亲会因为在孩子面前丢了面子,而不再和小三联系。谁知竟促使魏大韩的父亲下定决心和魏大韩的母亲离婚。魏大韩的父亲不顾魏大韩的心情,让他在父母之间选择一个一起生活,而另一个则再也不能相见。这对于只有八岁的魏大韩来说,实在是太难,也太残忍,幼小的魏大韩只能靠游戏的方式点豆豆选择了妈妈。父亲果然离开了这个家,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魏大韩泪如雨下,悲伤不已,可是父亲却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从那天起,父亲果然再也没有出现在他和妈妈的生活中。魏大韩对父亲心有怨恨,他不愿意参加父亲的丧礼,可是继母却让他当丧主,理由是魏大韩是父亲唯一的儿子,魏大韩虽然心里不甘愿,但是因为选举在前,不得不考虑大众的视线,不得已只能留下。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魏大韩不理父亲的视频被竞争对手姜京勋放了出来,魏大韩因为这件事上了热搜第一。魏大韩气急,在车里咒骂自己的父亲是人渣,不养自己,不关心自己,现在他死了,人们反而来责怪他!高峰周让他先稳定情绪,好好应对回答。姜京勋来吊唁,魏大韩看到他,回忆起自己为何会参选的事情。因为魏大韩考试成绩超过了姜京勋的儿子姜俊豪,姜京勋就让人把魏大韩妈妈从干了八年的饭馆里赶出去,魏大韩去求姜京勋,给他保证自己不会再超过姜俊豪,他跪下求姜京勋放过他们,姜京勋松口,威胁魏大韩记住自己的位置,魏大韩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清除这些败类。魏大韩心中不愿,但是还是迎上姜京勋,感谢他来,两人虚与委蛇,合影留念。姜京勋演讲讽刺魏大韩是人枭,气势大增。郑秀妍因为嘉宾晚饭到想发火,迫于嘉宾势力,不敢。因为魏大韩和父亲的视频事件太火,上了访谈节目,节目上,邀请了姜京勋的儿子姜俊豪作为评论员,姜俊豪成了一名律师,在主持人让他发表意见时,他开始以身份尴尬不好评论为理由拒绝,在主持人的再三要求下,他反而替魏大韩说话,说评论对他太残忍,魏大韩根本不是人枭。电视前的高峰周很意外,没想到姜俊豪竟然为他们说话,魏大韩一语道破,姜俊豪是在给他们双重打击,彻底给自己安上人枭的名称。因为父亲的事情,魏大韩的支持率大大下降,魏大韩急的直发火,他让高峰周想办法,高峰周戏称只能三叩九拜的求菩萨了。魏大韩真的三叩九拜,不过不是求菩萨,而是忏悔对父亲的不孝,没成想真的挽回了民调。还有支持他的学生担心他受伤,想给他送护膝,被他拒绝了,有记者立刻怀疑他是作秀。魏大韩赶紧表态会好好保存这个护膝。魏大韩三叩九拜的一直撑到了父亲的灵位前,他祈求父母保佑他能选举成功,然后昏倒了。终于到了最后关头,经过各个区的统计,魏大韩还是输了。看女朋友也想和自己分手,魏大韩自己先说了出来。三年后,电视台聚餐庆祝收视率上升,郑秀妍和姜俊豪被拉红线,姜俊豪对郑秀妍表达好感,郑秀妍拒绝。旁边小妹嫉妒,提起郑秀妍和魏大韩交往过的事情。郑秀妍义正言辞说是谣言。魏大韩竞选失败后,为了维持生计,做起了代驾,生活窘迫。他怀念自己当议员时享受的特权。魏大韩和高峰周聚餐,高峰周感慨魏大韩的起伏人生。郑秀妍和魏大韩擦肩而过,郑秀妍和魏大韩真的是初恋,她因为魏大韩曾经的国会议员沦落到做代驾,而心情郁闷。被妹妹调侃。大韩因为不孝父亲,被大妈泼盐,郑秀妍看到后本来想帮他解围,结果一块儿被大妈骂了。

  第2集

  魏大韩得知自己是多静的爸爸,魏大韩人生被颠覆了,他不敢相信,多静问他记不记得一个金善美的人,魏大韩陷入回忆里。原来他曾在旅途中见到了金善美,和她做了一天的恋人,但他无论如何不相信自己就是多静的爸爸。多静坚持,提议可以做亲自鉴定,如果他们不是父女,她会郑重道歉,如果是的话,魏大韩就得接受她和自己的兄弟姐妹。这边魏大韩和多静还没有说清,又有人按门铃,原来是郑秀妍来了,郑秀妍假装来借锤子,来见魏大韩,她和魏大韩提起多静,觉得让孩子自己直接去找生父不太好,于是提议魏大韩和自己一起陪着多静去。魏大韩反应激烈,不同意。藏在屋子里的孩子想尿尿,实在憋不住了,多静又不敢带孩子们出去怕被郑秀妍发现,只好在屋子里翻找,她找到一个盘子能够接尿,就让弟弟尿到了那个盘子里。魏大韩送走郑秀妍后,进来正好看到多静端着自己得奖的盘子,魏大韩以为多静乱碰自己的东西,忙从多静手中夺过盘子,多静来不及阻止,尿泼了魏大韩一脸。魏大韩发现是尿后,一脸的生无可恋。魏大韩和多静讨论他们的关系,虽然魏大韩不信他们是父女,但是多静却坚定的认为两人一定是父女。魏大韩打听多静是不是还有其他亲人,多静说有一个舅舅,但是生活的很艰辛,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她也不会来找素未谋面的父亲。多静的弟弟妹妹感觉出了魏大韩并不喜欢他们,多静安慰弟弟妹妹,并且给他们夸赞魏大韩很优秀,虽然哥哥在一旁泼冷水,但是多静执着的相信魏大韩是一个好人,就算自己不是他的女儿,他也不会把他们赶走。魏大韩在门外听到,默默开门。多静看魏大韩出门,忙喊自己的弟弟妹妹给魏大韩打招呼,想讨好魏大韩,魏大韩有气无力的回复了两个孩子,便出门了。魏大韩让高峰周帮忙做亲自鉴定,他计划去见见多静的舅舅。还在熟睡的魏大韩被玩闹的孩子吵醒,他起床发现家里已经一团乱,弟弟在沙发上蹦着,妹妹在厕所大便还拒绝关门,哥哥用他的电脑下载了游戏,还吐槽他的电脑乱。魏大韩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餐桌上魏大韩凶了弟弟妹妹,引起多静的不满,魏大韩和多静争执起来,要把他们送走,多静说自己已经无家可归,因为欠房东房费,已经被赶出来了。魏大韩要去找房东,哥哥吐槽说终于知道魏大韩为什么不是国会议员了,这句话伤害到了魏大韩,魏大韩凶了哥哥一通,如果不遵守自己的规矩就离开。多静为了缓和气氛,甜甜的喊着爸爸,让他理解哥哥在青春期。听到爸爸二字,魏大韩也不开心,说是不是爸爸还不一定呢,多静喊的太早了。多静也不气恼,撒娇自己又不是洪吉童,怎么不能叫自己爸爸爸爸呢。郑秀妍和同事们聊起多静的事情,同事们觉得多静的父亲不会接受她,郑秀妍心里也很担心,但是希望那些孩子能有个去处。魏大韩找到了多静的舅舅,打听到多静的养父是个人渣,赌博欠债后就消失了。魏大韩想劝舅舅收留多静,没想到多静的舅舅欠了一屁股债,听说魏大韩是多静的爸爸,马上和魏大韩攀亲,亲切的叫着魏大韩姐夫,让魏大韩借给自己钱,魏大韩好不容易溜了出来。姜京勋带着儿子在做社会服务,记者们围在旁边照相,活动结束后,姜京勋用消毒液把自己的手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他跟儿子抱怨自己年纪大了,没有办法再做这些了。姜俊豪看着父亲那副嫌弃的样子,眼中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他回答父亲不是因为他年纪大了,而是因为他只是把这些当做政治活动。姜京勋通知姜俊豪他不会再参加下次的竞选,换成姜俊豪参加,姜俊豪不悦,表示自己不会去做。他告诉父亲有喜欢的人了。因为他明白作为政客,会碰到善良的人、贪腐的人、和一生都是对手的人,但是最可怕的就是纠缠不清的人,因为这些人会拉着政客一起沉到海底。对于魏大韩来说,多静他们就是这样的人,魏大韩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他做了决定,不管鉴定结果是什么,都会送多静他们去孤儿院。多静带着弟弟妹妹把魏大韩的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她总是在魏大韩面前表现着自己很会做饭,很会打扫,希望魏大韩可以留下他们,但是等到的依然是去孤儿院的结论。多静伤心不已,带着弟弟妹妹收拾行李要离开,郑秀妍突然出现,询问多静不是找到爸爸了吗,还要去哪,多静替魏大韩隐瞒,说爸爸条件不好,太挤了,想要回去。来这里是和魏大韩道别。魏大韩也假装自己正要送他们走。魏大韩开着车,郑秀妍放心不下,也坐上了车,他们开车回到了原来的家,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郑秀妍和魏大韩去超市给孩子们买吃的,在超市,郑秀妍大骂孩子的爸爸,魏大韩想解释,被郑秀妍说了一通。多静强装坚强,让妹妹讲笑话,来掩饰自己流泪。妹妹发现妈妈的手绢不见了,哭着让多静找,多静只好给魏大韩打电话,让魏大韩找到后快递过来。魏大韩接到多静的电话很开心,他本想多聊几句,多静却把电话挂了。高峰周告诉魏大韩鉴定结论说孩子不是魏大韩的,魏大韩高兴极了,高峰周分析孩子的妈妈不告诉女儿父亲的真实身份,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不知道,二是身份不能说。

  第3集

  郑秀妍得知魏大韩就是韩多静的父亲,大骂魏大韩不是人。魏大韩邀请韩多静跟他一起生活,韩多静问他为什么改变主意,是不是因为亲自鉴定出来了,魏大韩轻轻点头,韩多静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郑秀妍听到魏大韩竟然还做了亲自鉴定,更生气了,魏大韩也觉得自己没脸面对郑秀妍。韩多静说要好好想一想,毕竟魏大韩已经赶走他们一次了。回去的路上,郑秀妍一言不发,魏大韩主动提出让她骂她,要不然自己都要内疚的窒息了,郑秀妍恶狠狠地说就是要让他窒息而亡。多静其实很高兴魏大韩能够请他们回去同住,弟弟妹妹也很高兴,但是韩卓却说自己不愿意,因为他听到了魏大韩和多静的谈话,魏大韩说自己就算和多静是父母,和韩卓他们也没有关系,这让处在青春期的韩卓不愿意进魏大韩的家。韩卓摔门而去,去游戏厅打游戏。魏大韩之所以明知多静不是自己的女儿,还接受多静的原因就是想利用多静他们挽回自己的政治形象。魏大韩告诉高峰周自己的计划,高峰周警告他有风险,魏大韩给他讲述自己给姜俊豪当代驾还追尾他的车的事情,高峰周直言真是丢脸丢到想死的地步。高峰周提醒他养四个孩子可不是小数目,他现在连自己都养不了,魏大韩只好硬着头皮去贷款,但是因为没有固定职业,被银行拒绝。他查了查自己的账户,钱剩的很少。姜俊豪回家跟爸爸说了魏大韩告诉他的话,姜京勋回答让姜俊豪不要相信他,他什么都能说出口。姜俊豪借此表态自己不会参加总选,因为政治会毁了一个人。姜京勋在市场走访,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欢迎。郑秀妍的爸爸在市场里开炸鸡店,郑爸爸询问姜京勋市场要拆了改建商贸大厦的事情,姜京勋假装自己从未听说,并且保证会为了大家说话。郑爸爸和整个市场的人都为姜京勋鼓掌。他们不知道姜京勋早就决定支持建设商贸大厦,因为这样自己的票才会多。郑秀妍买饮料,姜俊豪突然出现帮忙结账,郑秀妍答应要请姜俊豪吃饭,并且告诉他去郑爸爸家吃炸鸡,会给他打折。多静给魏大韩打电话搬家,魏大韩不情愿的付了搬家费,和多静姐弟一起收拾房间,看到孩子们的笑脸,魏大韩不自觉也望着多静笑了。多静接到一个电话,神情凝重,她要求和魏大韩单独聊聊。原来多静虽然很高兴能和魏大韩一起住,但是对于魏大韩突然让他们回去也心存怀疑,朋友建议他试探一下魏大韩。于是多静提出和魏大韩签合同做契约父女的提议,让多静难过的是魏大韩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两人起草契约父女的合同,多静要求魏大韩扮演好父亲的角色,要不然就会把合约告诉别人。魏大韩让多静配合自己演戏,从而再次当选国会议员。两人签完合同多静才告诉魏大韩刚才是警局的电话,原来魏大韩的手表被韩卓偷走了。魏大韩为了履行和多静的协议,前去警局保韩卓,告诉警察手表是自己送给他的。两人从警局出来,争吵不断,魏大韩牢记和多静的协议,为了劝韩卓回去,给他讲述自己和父亲的故事,让他选择和需要的人一起住,不要浪费自己的感情,韩卓让魏大韩证明自己是他需要的人,逼迫魏大韩给他买了一部手机。魏大韩虽然心疼,脑中的算盘砰砰响,但是也给韩卓买了手机。多静将魏大韩和自己签合同的事情告诉了朋友,朋友觉得魏大韩不是人。门外孩子们在吵闹,多静出门一看,泰丰正拿着高尔夫球杆挥舞,果真闯了祸,打中了魏大韩心爱的鱼缸,鱼缸裂了一点。多静担心魏大韩生气,喊多静来家中做客,魏大韩在门口看到郑秀妍,热情的欢迎她,还让她多走动,帮助孩子们。魏大韩点了炸鸡,魏大韩看到鱼缸上有彩色胶带,想看清楚,被多静一直挡着,送炸鸡的按门铃,竟然是郑秀妍爸爸。郑爸爸看到郑秀妍很惊讶,郑秀妍解释魏大韩是自己的前辈。郑爸爸客气说既然是前辈就不收钱了。魏大韩正鞠躬表示感谢。突然听到咔嚓的声音,鱼缸的裂缝越来越大,突然爆掉,惊呆了众人,唯一高兴的就是韩卓,只顾给大家拍照。魏大韩把心爱的鱼缸寄养,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情,魏大韩制作了家庭宪法,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赞成。魏大韩告诉大家,每一个人都有缺点,但是美好幸福的家不是完美的人创造的,而是这些不完美的人在包容别人的缺点时营造的,大家被魏大韩的话感动,为他鼓掌。气氛欢乐非常。郑秀妍去爸妈店里帮忙,郑爸爸啰里啰嗦让郑秀妍不要接触魏大韩这么关系复杂的人,郑秀妍帮忙做服务员,见到了特意来吃炸鸡的姜俊豪,姜俊豪喜欢郑秀妍,想借吃炸鸡来见郑秀妍。夜晚,泰丰问韩卓自己的爸爸去哪了,韩卓表示不知道,转头背对泰丰。魏大韩把多静交了出去,多静从魏大韩的话里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协议,打破了她心中一天的美好和幸福,多静冷静的问魏大韩想让自己做什么,魏大韩让多静在网上发帖为他正名。多静的帖子果然引起了讨论,魏大韩也登上了热搜,郑秀妍、姜俊豪、姜京勋都陆续得到了消息。魏大韩也开始电话和采访不断。郑秀妍知道以后,兴冲冲的来找魏大韩兴师问罪,质问他是不是他让多静这么做的,魏大韩承认自己接受多静和孩子们是为了自己,郑秀妍生气威胁魏大韩绝对不会让他进入政坛!

  第4集

  魏大韩为了救泰丰被撞昏倒,泰丰和松伊哭泣不止,担心魏大韩会死,多静也害怕极了,呼喊着魏大韩的名字,路人纷纷拍视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郑秀妍准备电视节目,因为魏大韩和评论员争论起来。魏大韩被送达了医院,医生检查说他没事。韩卓看到魏大韩的脚丫动了一下,怀疑魏大韩是装的。他跟多静打赌,要挠魏大韩痒痒,如果魏大韩不动,以后他就再也不打游戏。如果魏大韩动了,全家以后都听韩卓的。魏大韩听到这里,心里祈祷不要。其实,魏大韩抱住泰丰以后,公交车及时刹住了车,等魏大韩回过神后,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翻身机会,他应该好好利用,便自己撞到车上,假装昏倒。韩卓轻轻挠魏大韩的脚底,魏大韩强忍着没有动,韩卓不信,转而去挠魏大韩腋下,魏大韩强忍不住,假装刚刚醒来,询问泰丰的状况。因为这次救人,魏大韩在大家心中的形象高大起来,很多人开始重新支持他,并且跟他合影拍照。高峰周请魏大韩一家吃饭,被泰丰耻笑是跟班,多静从高峰周的谈话中感觉高峰周没有什么朋友,告诉他如果感到孤独可以来找去他们家做客。高峰周嘴硬说自己是交际王。高峰周喊魏大韩出门单独聊天,魏大韩现在得到了国民爸爸的称号。魏大韩打听多静舅舅的事情,原来多静舅舅根本没有造谣魏大韩,只是把魏大韩找孤儿院的事情告诉了记者,对记者乱报道也很生气。魏大韩表示理解,因为对他恶意报道的南记者是姜京勋的人。魏大韩一家吃完饭正准备离开,看到电视上正在播放姜俊豪评论魏大韩的节目,姜俊豪在节目中说利用孩子来从政是不能忍受的事情,因为会给孩子们带来心灵上的伤害,但是他相信魏大韩不是的,他会成为配得上国民爸爸称号的好爸爸。魏大韩和多静听到这些,沉默了,一路无言。节目结束后,评论员邀请郑秀妍和姜俊豪吃饭,看到郑秀妍拒绝,姜俊豪也拒绝了。郑秀妍给魏大韩打电话询问他和泰丰的情况,郑秀妍回忆起上学时见到魏大韩的事情。两人还没聊完,姜俊豪喊住郑秀妍,要送郑秀妍回家,郑秀妍挂断了魏大韩的电话。姜俊豪让郑秀妍请自己吃饭,两人约好周五吃饭。郑秀妍回家和妹妹聊起,妹妹表示支持魏大韩。魏大韩看着大家支持自己的评论,很高兴,多静出来打电话遇到他,谢谢他救了泰丰,魏大韩不好意思表示是因为契约才这么做的。多静信以为真,很难过。郑秀妍去魏大韩家吃早饭,魏大韩说郑秀妍现在进他家跟回家似的,郑秀妍回怼自己又不是来看他。多静因为太忙,每天早饭都是燕麦,泰丰吃够了,不想吃,魏大韩赶忙安抚他说宇航员都吃这个,被韩卓讽刺。魏大韩拿家庭宪法指责韩卓没礼貌,韩卓满不在乎让魏大韩报警,魏大韩气的头疼。郑秀妍看到多静脸色不好,让魏大韩帮忙做早饭,魏大韩表示答应,但是说自己以后可能也会很忙。郑秀妍听到这,担心没有人接送泰丰和松伊,魏大韩表示自己会把他们送达照顾小朋友的班。魏大韩把孩子送到辅导班,才得知已经没有名额,魏大韩希望老师帮忙照顾一下松伊和泰丰,因为自己今天有直播节目。老师答应让孩子们去图书馆,但是松伊和泰丰不愿意,魏大韩好不容易哄他们同意。多静转学没有融入学校,韩卓也和同学产生矛盾。魏大韩到广播节目,广播节目的PD很喜欢魏大韩,还要给他开一个固定节目。松伊的老师打电话来,松伊因为吃了燕麦不舒服,拉到了裤子里,还被小朋友们看到了,所以伤心的哭着。魏大韩急忙给郑秀妍打电话,郑秀妍因为正在和妈妈汗蒸,没有接到电话,高峰周因为太忙也没办法帮忙。魏大韩给自己打气,应该先录节目,多静的短信发来提醒他要当好爸爸。魏大韩最终选择电话录节目,赶往保健室找松伊,松伊因为拉到裤子里被同学嘲笑很难过,魏大韩努力安慰松伊,还拿自己小时候尿裤子的事安慰她,松伊好不容易好一些,可泰丰一直火上浇油,松伊难过的不想上学。魏大韩松伊还没哄好,泰丰又在旁边闹着要吃汉堡。魏大韩一个头两个大,答应回家给松伊换了衣服,再带着泰丰去吃汉堡。郑秀妍给魏大韩回电话,魏大韩责怪郑秀妍关机,告诉郑秀妍松伊拉到裤子里了,郑秀妍赶紧来找松伊安慰她,并且答应带着松伊和泰丰去游乐园换换心情。魏大韩确定郑秀妍请客后,觉得很符合国民爸爸形象,欣然前往。几人在游乐园玩的很好,松伊说郑秀妍和魏大韩八字很合,是不是在交往。两人赶紧否认,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泰丰闹着要骑脖颈,魏大韩拗不过泰丰,只好答应,还让郑秀妍给自己拍照录像,有人认出了魏大韩,要跟他合影,松伊被挤出人群,松伊看到有人很像自己的爸爸,追着那人走了。魏大韩和众人合影结束后,发现松伊不见了,连忙去找,松伊发现自己走丢了,自己一个人哭的很伤心,魏大韩找到松伊,松伊看到魏大韩马上抱住了魏大韩,哭着道歉,魏大韩给松伊道歉,说自己不该走神。郑秀妍分析松伊是因为紧张才会这样,和魏大韩商量不让松伊上学了,在家休息几天。泰丰以为自己不用上学了,高兴的叫着。魏大韩逗着泰丰,一家人笑闹着。郑秀妍接到电话,原来的评论员因为性骚扰被抓,只好换人。

  第5集

  魏大韩和姜俊豪辩论,魏大韩表态认为堕胎就是犯罪,他感性的说因为有了自己女儿才觉得没有堕胎是幸运的。魏大韩以百分之五十一的票数赢了姜俊豪。在节目中,多静一直干呕。多静看到这么多人在,叫魏大韩爸爸,魏大韩愣住了。因为节目成功,电视台组织大家一起聚餐。多静不想参加,独自离开了。魏大韩兴致勃勃的去参加聚餐,被郑秀妍指责。魏大韩只顾着吃,郑秀妍撇着眼睛看着他,姜俊豪体贴的帮郑秀妍烤肉。郑秀妍讽刺魏大韩是不是只会吃,魏大韩大言不惭的回答自己就是不会烤肉。郑秀妍一副看不起他的表情。酒过三巡,大家开始聊起来郑秀妍和魏大韩在学校时就很亲近,魏大韩高兴的告诉大家他和郑秀妍缘分匪浅,现在住的也非常近。郑秀妍坚决否认,不会跟魏大韩这样带着四个孩子的人交往。姜俊豪本来担心郑秀妍和魏大韩太过亲密,但是看到郑秀妍的态度,放心多了。郑秀妍妹妹发现郑秀妍不怎么去魏大韩家吃饭,怀疑两人吵架了,郑秀妍妹妹跟郑秀妍道歉,都是因为自己才让郑秀妍推开了魏大韩。多静搜索怀孕的症状,怀疑自己是怀孕了。她买了验孕棒,紧张的等待着,祈祷自己不是怀孕,可是事与愿违,她的确是怀孕了。她给练习生男朋友崔正宇打电话,问他如果有人怀孕了,该怎么办,崔正宇因为听了魏大韩的演讲,被魏大韩说服,说要生下孩子。多静激动的大骂崔正宇,崔正宇一头雾水。魏大韩一家欢乐的吃着早饭,泰丰学着丧尸,吓唬魏大韩,魏大韩也逗着泰丰要咬他,韩卓依然口气不善,大家都和往常一样,只有多静心情不好。多静因为怀孕的事情一直在发愁,多静回忆起自己和妈妈曾经的对话,妈妈告诉她生下她是自己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因为是妈妈,所以不后悔。多静心情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办。男朋友崔正宇以为她跟爸爸闹矛盾,发信息安慰她。郑市长对魏大韩的表现很满意,让魏大韩去找他,帮忙解决因建设租赁公寓群众示威的事情。魏大韩在示威的人群中看到了郑秀妍的爸爸。和郑爸爸打招呼,郑爸爸听说魏大韩认识郑市长,高兴的拜托他帮忙。郑市长让魏大韩帮忙改变舆论,要建成租赁公寓,来争夺青年人的选票,魏大韩本来不愿意,因为建设国际学校会赢得中年人的好感,而中年人的票比青年人的多,郑市长恩威并施的劝说魏大韩,魏大韩就是不为所动。魏大韩在市场里溜达,郑爸爸打听事情办得如何了,魏大韩说有些难,询问郑爸爸为什么反对建设租赁公寓,郑爸爸回答盖什么他都不在乎,因为如果不去的话,示威的头头会在群里说他的坏话,影响自己炸鸡店的生意。魏大韩从市场出来见到了姜京勋,姜京勋暗示他曾经来求他的事情,痛苦的回忆让他改变了想法,他打电话给市长,要求和市长联手,解决群众示威的事情,夺下姜京勋的票区。魏大韩找到示威头头,询问不满意建设租赁公寓的原因,可是头头却说不清具体原因。魏大韩产生了怀疑。多静说自己不想上学了,魏大韩不同意,多静发火说自己累了,魏大韩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多静发那么大的火。崔正宇因为担心多静,来魏大韩家找多静,崔正宇因为看了魏大韩的电视节目,成了魏大韩的粉丝。亲切的叫着魏大韩。魏大韩很无奈。多静送崔正宇回家,崔正宇高兴的告诉多静还有两个月自己就能出道了,就能让多静笑口常开。多静本来想告诉崔正宇自己怀孕的事情,可是担心影响他的前途,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多静终于忍受不住,哭着给郑秀妍打电话,郑秀妍刚跟姜俊豪玩游戏回来,接到多静的电话,赶紧赶了回去。听到多静怀孕的消息,郑秀妍气炸了。高峰周调查出闹事头头的侄子在姜京勋手下工作,告诉了魏大韩,魏大韩决定从内部分化示威人群。于是,魏大韩带着泰丰和颂伊去郑秀妍家里找郑秀妍爸爸妈妈,利用颂伊诉说着住的环境有多差,郑爸爸联想到自己的女儿,开始想支持建设租赁公寓。这时候,魏大韩又装作不经意间,透露出闹事头头和姜京勋的关系,郑爸爸和郑妈妈明白自己被人利用了,气的拍桌子。多静哭着告诉她自己怀孕了,郑秀妍带着她去做检查,郑秀妍劝多静告诉魏大韩和男朋友。两人分别和魏大韩和崔正宇摊牌。两个人犹如晴天霹雳,魏大韩更不能接受,想到多静还是高中生,以后的人生该怎么办,自己又刚刚在电视上高喊堕胎是罪,魏大韩让多静把崔正宇带到拳击场,要揍他,崔正宇跪着赔罪,说现在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生下孩子。结果魏大韩、多静和郑秀妍都认为不行。多静看到崔正宇为了自己宁愿放弃出道的机会,决定打胎。多静让郑秀妍陪着自己去打胎,魏大韩怕她被发现,给了多静一个口罩。多静上了手术台,又下来了,因为她再一次想到妈妈的话,妈妈曾近告诉她,生下她是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因为是妈妈所以从不后悔。

  第6集

  多静告诉魏大韩自己没有做手术,因为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魏大韩紧张的说不出话,多静解释是因为魏大韩说的话,如果打胎了,就不会有她这个女儿了。多静和崔正宇商量,崔正宇紧张的直打哆嗦,多静说感谢崔正宇为自己考虑,但是她想生下孩子,不过这个决定不能是她自己做出的,她也得考虑崔正宇的想法。魏大韩强烈反对多静的决定,担心她如何生活,郑秀妍劝说他冷静,如果女性有堕胎的权利,那么也有生孩子的权利。多静和崔正宇牵着手来到了魏大韩的面前,魏大韩眼睛里的刀子刷刷刷的往那对手上射,崔正宇赶紧松了手。魏大韩问两人的决定,崔正宇说要生下孩子。魏大韩不解,因为这样两人以后的生活就会如同进入黑洞般暗无天日,更别提美好的未来。崔正宇下定决心,多静今天已经自己去承受要打胎的痛苦,他以后不会再让多静受这样的痛。魏大韩问他出道的事情怎么办,崔正宇说会回去跟公司和队友说清楚。因为父母已经移民到加拿大,所以没有告诉父母。魏大韩劝说多静在考虑一下,崔正宇已经做了练习生三年,生下孩子就会毁了,多静依然不为所动。魏大韩又拿出契约的事情逼迫多静,多静仍不改变心意。多静对于可能影响崔正宇前程的事情感到抱歉,崔正宇告诉她,她才是最重要的。郑秀妍妹妹听到多静要生孩子的事情很震惊,郑秀妍表示理解,因为在多静心里,她也想做的像自己的妈妈,每个人都有放不下的事情,妹妹问郑秀妍的是什么,郑秀妍沉默了。魏大韩因为多静生孩子的事情感到心烦意乱,在拳击馆打拳击,高峰周在旁边说着风凉话,魏大韩越来越觉得不能让多静生下孩子。魏大韩问租赁房屋的事情,高峰周告诉他大多数的人已经支持了。魏大韩很高兴,高峰周告诉他这次姜京勋也会参加示威。郑秀妍给他们做了早饭,示威头头来找郑爸爸的麻烦,被郑妈妈强势怼回去。郑秀妍也担心多静生孩子的事情,询问同事的意见,郑爸爸和示威头头分别带着自己的示威队伍,在门口喊口号。姜京勋出来发表演讲,国际中学示威团队呼声高涨。魏大韩也来了,和郑爸爸一唱一和,公共租赁派气势又涨了起来。示威头头拿魏大韩爸爸死在考试院的事情说事,魏大韩慷慨激昂,变被动为主动,说就是因为自己爸爸在考试院悲惨的生活,才会支持建设公共租房。郑市长在旁边看,感慨演讲谁都赢不了魏大韩。魏大韩找到崔正宇的代表,想劝说崔正宇打掉孩子。代表要求崔正宇打胎和多静分手,否则就付三倍的违约金。姜京勋手下的记者拍到多静打胎的事情,自作主张的报了出去。姜俊豪对于父亲的做法很不满,和父亲发生争执。因为魏大韩的出色表现,郑市长带着魏大韩去见白代表,本来气氛很好,但是白代表看到了多静怀孕打胎的新闻,气愤离开。魏大韩的电话被打爆了,他忙着应付这些人。高峰周建议魏大韩让多静把孩子生下来,如果大家知道他的女儿打胎,对他会有致命打击,可是魏大韩还是坚持不同意,因为这么生下孩子,孩子和父母的人生就会充满荆棘。多静和郑秀妍说联系不上崔正宇,郑秀妍安慰她,多静感激上天带走了妈妈却让她认识了郑秀妍。韩卓跑过了质问多静是不是怀孕了,多静知道新闻上曝光了自己怀孕的消息,看到评论里什么话都有。魏大韩把多静叫过去,还是让她打胎,多静不同意,魏大韩告诉她已经跟崔正宇的公司说了,不打胎就需要付三倍的赔偿金,多静哭着说魏大韩残忍。崔正宇给多静回电话,让她放心,叮嘱她不要看新闻。多静在学校被同学嘲笑。郑秀妍同事担心新闻影响节目,郑秀妍帮着隐瞒。但是因为郑秀妍曾问过一个同事怀孕的事情,被同事猜出是真的。郑秀妍心情郁闷。姜俊豪体贴的打电话过来约郑秀妍,想为她转换心情。郑爸爸告诉魏大韩市场上都传遍了多静打胎的消息。魏大韩焦头烂额的解释,崔正宇的公司代表打电话过来,魏大韩得知他们解雇了崔正宇,很不满,公司代表让他看住自己的女儿,不要乱说。魏大韩问因为是开除,是不是不用付违约金,公司代表满不在乎口出狂言,被魏大韩训斥一顿。魏大韩去考试院找崔正宇,看到崔正宇正在找工作,魏大韩把他叫出来,问他变成这样怎么办,崔正宇说一定要生下孩子,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多静是不行的,一想到早晚要生孩子,就觉得轻松些了。魏大韩听了,担心他吃不好饭,让他晚上去家里吃饭,崔正宇以为魏大韩同意了,魏大韩表示无业游民,还欠一屁股债,反问他觉得会同意吗?韩卓威胁要打崔正宇,多静担心崔正宇改变想法,崔正宇回想起自己的情况,还是决心不会改变。魏大韩马上就要上节目,大家都在讨论多静怀疑打胎的事情,魏大韩还是嘻嘻哈哈说是假的。郑秀妍叮嘱他不要提怀孕和打胎的事情。魏大韩同意。魏大韩独自去洗手间洗脸,想清醒一些,他脑子里反复出现大家的话,多静的坚持,崔正宇的勇气,高峰周告诫,种种的一切他还是不想让多静生下孩子,因为会让多静和孩子的人生陷入痛苦。多静的信息打乱了魏大韩的决心,魏大韩看到多静肚子里的孩子,多静告诉他被同学欺负,但是还是想生下孩子,因为她是妈妈。

  第7集

  魏大韩在电视节目中的自白,赢得了舆论的支持。节目结束后,主持人和姜俊豪责怪魏大韩把节目当成了自己的秀场。郑秀妍帮魏大韩说话,让大家不要为难他。节目的pd却很高兴,因为魏大韩的原因,节目播放量破了7,并且提议聚餐庆祝。魏大韩心里还是有些乱,说要回家看孩子,不参加了。郑秀妍也想回去看看,也以家里有事为由,推掉了聚餐。回家的路上,郑秀妍问魏大韩,为什么会改变主意,魏大韩回答因为多静发了宝宝B超的照片。因为看到了她想守护自己孩子的决心,所以只好支持。郑秀妍感慨没有赢过孩子的父母,魏大韩越来越像一个爸爸了。其实,魏大韩下定决心不仅仅是因为多静的照片,而是多静发信息威胁他如果不同意,就要把协议的事情说出去。魏大韩回到家,崔正宇跪下谢谢他,魏大韩脸色显得有些疲累,问崔正宇的打算,崔正宇说先找工作。多静听到崔正宇说找工作,很疑惑。魏大韩告诉多静崔正宇被经纪公司开除了。多静担心需要支付赔偿金,魏大韩让他们放心,自己会解决。多静因在节目前给魏大韩发信息向魏大韩道歉,魏大韩告诉她以后不要拿协议说事,因为他们的人生因为多静生孩子会被更加关注。果然如魏大韩所料,第二天一早门口就围满了记者,松伊和泰丰很害怕,韩卓生气对多静发脾气。魏大韩让他们不要怕,自己会处理好记者。魏大韩态度诚恳的让记者先回去,自己一定会另选时间开记者会给大家交待的。记者好奇多静孩子的爸爸,魏大韩因为跟经纪公司的老板约好,帮助组合做宣传,就可以免除赔偿。所以大方告诉记者崔正宇就是刚出道组合的成员。魏大韩不让多静上学,因为可能同学和家长会不友好,但是多静坚持要去,因为想成为宝宝正大光明的妈妈。魏大韩以为校长会反对,但是姜京勋早就找了校长,让他同意多静上学。因为被魏大韩感动是一回事,而真正让多静和自己的孩子一起上学,会引起公愤的。果然在学校的多静受到了同学们的排挤。家长们联名让多静退学。郑秀妍爸爸妈妈的炸鸡店被妈妈论坛发帖诋毁,导致生意出了问题。郑爸爸给郑秀妍打电话,正好魏大韩来看望电视台的同事,被郑秀妍拉走处理爸妈的炸鸡店问题。两人研究论坛的留言,发现是一个叫仁州妈妈创建的帖子。和郑秀妍爸爸妈妈讨论后,知道这个人是在允妈妈。多静提议让大家看看炸鸡的过程就能改变舆论,韩卓建议做直播,大家觉得是好主意。姜俊豪来找郑秀妍,和魏大韩两人斗嘴,姜俊豪承认自己非常喜欢郑秀妍,反问魏大韩。郑秀妍拍桌子发火,说他们幼稚,让他俩回去。魏大韩问姜俊豪为什么喜欢郑秀妍,姜俊豪表示不会按照魏大韩的喜好选择喜欢的人。魏大韩问姜俊豪会不会参加大选,姜俊豪说不会,因为知道做政客的家人是什么感觉。姜俊豪反问魏大韩为什么做政客,魏大韩回答说出于要赶走姜京勋的使命感。崔正宇不用付违约金了,看到曾经练习的地方,心情很复杂。崔正宇找了高空作业的工作,吓得腿软,但是坚持让自己做下去。魏大韩因为姜俊豪追求郑秀妍有些心神不宁。郑秀妍回忆起自己的妹妹,原来在她身边的妹妹秀贤一直是自己的幻想。那天郑秀妍因为要和魏大韩约会看电影,摆脱妹妹去帮她去商场退货,但是商场的电梯从高处跌落,妹妹出了意外。郑秀妍因为这件事很自责,决绝的断了和魏大韩的联系。魏大韩独自在家看着当时和郑秀妍看的电影,感慨再看一遍还是感觉很悲伤。郑秀妍从网上看到对多静不好的留言,多静联系郑秀妍见面,郑秀妍只好取消了和姜俊豪的见面。韩卓因为同学说自己的姐姐,打了人。郑秀妍爸爸妈妈开始进行直播,郑秀妍告诉魏大韩仁州妈妈发了很多对多静不好的帖子,魏大韩正在苦恼。又接到了韩卓打人的电话,魏大韩只好带着韩卓去找同学道歉。魏大韩跪下求在允妈妈原谅,结果韩卓说出了在允讽刺自己的话,魏大韩气的大骂在允妈妈一番,带着韩卓又走了。多静和郑秀妍去找崔正宇,发现崔正宇过得很不好,崔正宇还因为兼职摔伤了脚,崔正宇仍笑容满面的让多静放心,自己住的很温馨啊。多静很担心,郑秀妍为了缓解气氛,拉着两人回家去吃饭。魏大韩一家和郑秀妍一起吃晚饭,郑秀妍提议让崔正宇住进来,颂伊和泰丰很高兴,泰丰激动的要跟崔正宇一起住,但被魏大韩坚决拒绝。他说起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崔正宇,而是韩卓,过几天要开家长委员会,韩卓很可能会因为这次的暴力行为被强制转学。就这这时,韩卓来了,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颂伊和泰丰看到后,激动的跑过去抱着那人,叫着爸爸,原来韩卓去打游戏时,一直有人打电话,就是自己的爸爸,韩卓把爸爸带回家。魏大韩看到韩卓爸爸的到来,惊呆了。

  转载请注明 来源:bwin必赢亚洲娱乐平台网 https://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新西游记外传
    • 1. 新西游记外传 191101李寿根和殷志源的冰岛旅行将于20日首播。9月3日上午tvN综艺节目《新西游记外传-去冰岛的三餐》方面通过油管直播传达...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91103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
    '); })();